坎坷中的矗立——水电七局巴基斯坦达苏132千伏输变电线路首基铁塔成长记-电力网-

摘要: -->

摘要: -->

  雪峰矗立,山峦起伏;江水滔滔,冲沟林立。濯濯的群山铁青着脸,涛涛的印度河,水流湍涑向前,N35公路沿着河畔在崇山峻岭中盘旋,蜿蜒到达苏,首基铁塔,悄然映入眼帘,那是中国电建旗下水电七局机电安装分局承建的巴基斯坦达苏132千伏输变电线路的铁塔。
  “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走向世界,巴基斯坦达苏水电站成为“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而为达苏水电站提供施工用电的达苏132千伏线路,在诸般坎坷中,开始了首基铁塔的矗立。

西藏林芝线路铁塔组立

图片 1

图片 2

达苏132KV首基铁塔

马来西亚500千伏组塔

  巴基斯坦达苏水电站132千伏输变电工程位于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溯印度河谷,沿中巴公路;山高坡陡,河谷狭窄;自然灾害频发,交通运输极差;经济发展缓慢,安保问题突出;线路起点位于Pattan(帕坦)镇的都伯华水电站升压站,终点位于拟建的Dasu(达苏)水电站坝区,海拔高差1000多米,山体平均坡度40~50度,全长45千米,拟建铁塔185基,均为耐张塔。    

图片 3

图片 4

  一座座铁塔拔地而起,有力;一根根银龙凌空飞舞,劲力……

达苏输变电线路地貌

  2015,中国电建水电七局送变电,肩负“产业核心推动发展,产业多元化综合发展”重任,“力”道深沉,在西藏林芝,打响水电七局送变电进藏第一枪,“战”力十足;在马来西亚,鏖战首条海外500千伏超高压输电线路,“电”力十足。

  “这是私人的财产,不允许靠近”   如果你足够细心,就会发现在土地中的石头上或是墙壁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乌尔都文字,上面的意思是:这是私人的财产,不允许靠近!项目部的巴方员工告诉我们,“当地人怎么可能愿意白白地把有限的土地易手,那是祖祖辈辈的积攒,是他们的命根子。”
  在某些塔位,地主甚至警告我们,如果胆敢再来侵犯私人的土地,他就要用武器来保卫他们的财产了;曾经有个铁塔的地主对我说:如果你是来做客的,我非常欢迎,如果你是来占用我土地的,那以后就不用再来了。
我们不得不停止该区域的工作。
  安保,是个永恒的话题   对于达苏132千伏,安保问题当属一个大问题,犹忆去年10月,进场之初,由于现场营地的安保问题,我们不得不居住在离现场80多公里的Besham镇上,车子每天跳跃在深山巨谷间。如今虽然有所缓和,但安保依然不能满足现场施工需要,经常需要去施工现场,但却因没有安保而止步。
  虽然有诸多难题,但,为了推动项目整体施工进度,项目决定对暂时没有征地问题的塔位进行施工,而T172则是这其中脱颖而出的一基。
  基础开挖:“抠”   轰隆隆的炮声伴随着横飞的石头,让人不禁心惊肉跳,塔位的开挖几乎每天都要放炮,重复着简单而又危险的步骤,每天在悬崖峭壁上一点一点的抠,乱石在山间飞越,有的一头扎进印度河,有的从山腰往下滚,在山间留下一条冲沟,像一条硕大的辫子,一端连接着印度河。
  “山高、路远、坑深”,可以形象的形容这个工作的难度。“山高路远”自不消解释,何来“坑深”,原来,铁塔厂的132千伏铁塔是几十年前基于平原地区设计,在稍加修改后,用于本项目的山区,铁塔有且仅有3米的延伸腿,在高差达10余米的山坡,上面两个腿自然就很深、很深……
  “我爱你,二点五米”   衣襟上,机油点点,油光闪闪,斑驳褴褛,这是接地钻孔的“结晶”,由于每个塔位的地质不同,原本仅仅深2.5米、直径16毫米的接地孔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拦路虎,让所有人都着急。
  纵然坚硬岩石并不可怕,但若是土夹石,真的是让人无能为力,钻头一遇到土,便被卡在里面动弹不得,只能慢慢的上拔,更糟糕的是,有时不但钻头拿不起来,孔也废了,钻不下去,每个人都心中焦急,不由得都自己去抱起钻机,衣服吃点油,那是免不了的。   

  西藏林芝,“战”力十足----打响水电七局送变电进藏第一枪

图片 5

  西藏林芝,老虎嘴至林芝220千伏输变电工程,起于虎墨Ⅱ回220千伏线路5号铁塔π接点,止于雪巴农场;两条线路均单回路架设,墨竹工卡侧(PB回)32.567公里,铁塔70基,老虎嘴侧(PA回)31.469公里,铁塔72基;藏中和昌都联网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国网西藏公司重点管控,为多布水电站发电送出和配套调节林芝地区供电,自治区政府和区电力公司高度关注。

  就这样不停地探索,不停地积累经验,当我们想尽办法打到二米五的时候,只想说一句:我爱你,二点五米!
  现在,面对各种不同的地质,采用何种方法,我们都心底有数,能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角钢安装:“论”   “走点,走点,根开,扭转,合适合适”,一根插入式角钢就这样被调节完成。然而,事情的背后并没有这么简单,由于巴基斯坦132千伏的铁塔塔身为30多年前的设计,采用的基础又是在平原铁塔基础形式上修改来适应山区,自然,将平原的平腿直接用于山区的矛盾也就来了,图纸上的尺寸突然不匹配了,如何处理好铁塔与插入角钢埋件衔接,便成为项目部技术人员挂在嘴边讨论的“口头禅”,每个人都在关注,每个人都在思考,最终,经过多次技术讨论会和铁塔现场预装,才让所有提到嗓子的心落回原处。

  水电七局送变电进藏第一枪能否打响,事关水电七局在西藏的声誉以及巩固、拓展西藏和国网公司市场。

图片 6

  遭遇

  砼浇筑:“振”   “Where is the vibrator”-“振动棒在哪里?”每次浇筑前,到达现场的项目部技术人员总是如是问道。
  混凝土的振捣对于本工程的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异型的、难以浇满的混凝土的模板,加之设计人员采用了无筋混凝土基础,因此项目部对混凝土的质量特别重视。
  配合比、坍落度这些基本数据,自然会严格控制,“没有混凝土振动棒,不允许浇筑”---这是一条保证无筋混凝土质量的铁的纪律,保证铁塔在各种条件下岿然屹立。
  在雨患中矗立   四月的达苏,颇不宁静。洪水,如猛兽,自山巅至河谷,呼啸而过,越农田,冲毁庄稼;跨公路,路基塌方;一时间,洪水、泥石流、塌方、崩落等灾害纷纷来袭,达苏通往外界的咽喉——N35公路,完全陷入瘫痪。
  就达苏而言,伊斯兰堡至达苏段,离达苏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几十米的路基完全坍塌,形成悬崖绝壁,车辆、行人无法通行,达苏至中国边境段,距离达苏3公里左右的地方,整个山体滑坡,多达20000立方米,一时间,达苏成了一座“孤岛”。
  灾难,总会给人带来恐惧,达苏储量本就不多的石油、天然气、生活物资被抢购一空。
  如何有效的保证项目部的生活、生产,已经迫在眉睫。在这关键时刻,项目部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各司其职。
沿着崎岖的山路,脚踏泥泞,手攀乱石,项目部采购人员步行2个多小时的山路,冲出达苏,购买生活生产必需品。
  这边,是项目部出去的车辆,那边,是水电七局巴基斯坦汉华项目部迎接的车辆。在这危急时刻,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国水电七局人,绝不含糊,绝不犹豫,有求必应,共同完成了走出困境的接力赛。
  大雨,给正在基础施工的塔位予以毁灭性的打击,挖掘的基坑,被坍塌的土壤掩埋,让原本崎岖的山路更加困难,昔日清澈的山涧,也一改往日温柔的面貌,变得野性十足。

  初上高原,即刻遭遇诸般不适的考验。

  风停雨住后,“嘿唷,嘿唷……”,在规律、悠长而又铿锵有力的号子声中,在肩膀、手臂的肌肉凸起之中,第一基铁塔塔材就这样被一块一块运上了山。
  N35公路的中断,关键的组塔机械设备被挡在了达苏之外,眼看第一基塔的组塔工作就要被搁置,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种经常出现在中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组塔方法被提了出来,采用木质抱杆,人力提升的“土办法”,在特殊的时间和地点,中国人民的勤劳、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   

  “缺”---海拔3200米,含氧量是平原的70%,小步走,犹如平原长跑,还要爬陡山、上铁塔,头晕想吐、乏力失眠,或多或少记忆力衰退、心轴偏转;吃饭无味,吃一点就胀气,只能七成饱,少则瘦10斤,多则20斤。

图片 7

  “迟”---经过林芝国家重点天然林保护区,2015年4月2日,林业局同意前期复测、备料,4月15日,正式批复施工,较计划推迟20天。

  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在达苏,水电七局在百般坎坷中矗立起了首基铁塔,更矗立了水电七局“忠诚、敬业、坚韧、奉献”、“不勒燕然终不还”的精气神!(杨宗战责任编辑  孙祯利)

  “阻”---23基塔占用当地老百姓耕地,要求外迁,施工遇阻。

图片 8

  “压”---周边存在许多神山、圣水以及宗教祭祀场所,须格外小心;语言障碍、文化差异,交流、协调不易,本就紧张的工期压力更大。

  “冷”---手套不敢摘,有些精细活必须摘,冻伤了手,连碗筷都拿不稳;一天温差超过20℃,如若感冒,很难痊愈;下雨,塔上无处躲藏,淋得“透心凉”。

  “吹”---大风从上午一直刮到太阳落山,大家戏称自己是“风吹肉”。

  打响

  驻场监理日志:工期就是命令,必须保质保量完成。

  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输斗志。

  项目部积极联系县、区国土部门、村社干部,与村民反复沟通、耐心解释……奔波数月,出车百余次,行程数千公里,终得村民们信任“水电七局讲诚信、讲良心”!

  抢时间,材料、设备先行检验,措施、资料同步报审。
 
  质量责任比天大。项目部组织学习执行国网公司制度、要求;抽检原材料;单基单腿跟踪、控制;严格隐蔽工程要求,实行工序交接签证;请教当地电力企业,破解高原冻土施工难题;棉麻布缠绕吊装点,防止塔材受损……

  “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准备,吃过早饭、带上干粮和水就上山,晚上九、十点钟才返回,每天工作十余小时!”施工队长谭俊辉,川北汉子,搓着双手。

  副总工李伦,年仅29,却是“老”送变电,白天紧盯工序和关键点,晚上做资料。

  基础转序、铁塔组立转序,质量监督检查组一次通过,并作为典型交流。

  “8月15日,PB回具备带电投运条件,确保多布电站送出,向西藏解放五十周年献礼,这是你们艰巨的任务和光荣的使命。”区公司总经理姚格平说道。

  虎墨线路工程Ⅰ、Ⅱ标段的放紧线施工到了最后冲刺阶段,需要“停电跨越”施工。

  但,7、8、9三个月是西藏自治区生产、生活用电高峰,电网需要安全稳定,原方案不可行,“带电跨跃”施工成为必须。

  虽然,已有过多次成功带电跨跃施工经验,但,项目部依然多次在现场模拟推演。

  2015年8月13日,PB回顺利投运,原本同类型工程要1年,现在仅用4个半月,创造了西藏电网建设史上的奇迹,各方好评如潮,水电七局送变电进藏第一枪成功打响!

  马来西亚500千伏,“电”力十足----辛苦鏖战

  马来西亚500千伏输电线路,位于马来西亚沙捞越州(Sarawak),从SIMILAJAU到TONDONG,线路全长511公里,分A、B、C三个标段,为三相双回四分裂输电线路;水电七局机电安装分局承建C标段,东起Lachau(拉招)西至Tondong(短廊),线路全长141公里,线塔333基;为东马首条500千伏交流输电线路,东南亚地区最高电压等级的输电线路之一,对马来西亚及东南亚各国的影响非凡,意义深远;工程属EPC合同项目,工期26个月。

  蓄电

  2014年,机电安装分局挥师东马,见识诸般“第一”

  ——机电安装分局“第一个超高压输电线路工程”;

  ——机电安装分局“第一个海外输电线路项目”;

  ——公司、分局“第一条高电压等级、长线路、大规模的国际线路EPC项目”……

  如此多的“第一次”,大家倍感荣耀与压力,使命与责任。

  “缺人才、无经验,我们要从‘蓄电’开始”,有着十多年国际工程管理经验的项目经理覃国茂,做的第一个决定。

  他以身作则,组织英语、输电线路专业知识、合同文件、标准规范的学习,并将他多年积累的学习资料、经验,传递给每一位员工;邀请本地专家讲解施工技术、规范;联系本地英语培训机构进行集中培训;招聘本地工程师、安全官、行政助理,充分施展其语言及本地人文环境熟悉优势;对新分大学生“集中培训”、“师带徒”、“传帮带”;与国内具有较长线路施工经验的公司达成合作……

  2014年12月3日,在全线三个标段中,率先完成第一个里程碑——66基塔基基础浇筑。

  “电”力十足

  进入2015,迎来施工高峰,设计、雨季干扰、通道、阻工等系列问题的如影随形,履约压力也如期而至。

  项目积极应对,推行“精、准、细、严”管理,以量化数据作为分析判断的基础、考察评估的尺度、解决问题的依据;重安全、抓质量,精心组织、细化节点、责任到人、完善措施、严格考核;召开职工生产大会,梳理问题,明确责任人,确保每一阶段的每一问题都有人跟踪、协调、解决,做到“事事有人抓,事事有成效”……

  就在一切顺风顺水之时,基础施工又遇难题,有几基分散铁塔的基础,限于复杂地质条件,若做成桩基础,进桩深度太浅,将会导致桩帽尺寸过大,成本过高;如做成普通基础,稀泥层较深,开挖难度大且不利于基础稳定,有质量安全隐患,设计因此一度停滞。

  项目部“抓住不放”,组织业主工程师、顾问工程师,总包商设计师、工程师以及项目技术人员齐聚现场,勘查、讨论、敲定方案,设计、施工得以正常推进。

  2015年10月,正值马来西亚雨季,R区段地形复杂,山地岩石错综交互,有些塔位巨石林立,严重阻碍通道清理、道路修建、基础开挖浇筑。

  经过反复查勘、讨论,利用四台挖掘机及两套破碎锤,同时进行石头破碎和基础开挖,业主、顾问连呼“sinohydro  good!”。

  这支85后达80%的年轻团队,统领全线20余支施工队伍,辛苦鏖战,“电”力十足。

  “线路复测完成141公里,占比100%”、“施工道路修建275基,完成总基础333基占比82.58%”、“基础施工完成100基、200基、250基……”、“铁塔组立完成10基、30基、70基……”、“铁塔、导线、绝缘子、金具等设备材料采购到货占比平均90.82%”、“架线施工方案措施提上议程,超前准备”。

  2016年,马来西亚500千伏输电线路,施工重点、难点、风险点叠加:部分存在通道问题的基础施工、约80%的铁塔组立任务,放线施工2次带电跨越、4次跨河、11次跨公路……

  站在历史新起点,水电七局送变电的发展“力”道,必将会随着根根银龙舞向远方!  

图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