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力克电气有限公司中外媒体瞩目全球能源互联网-电力网-

摘要: -->

去年,我国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一年了——全球能源互联网“织”得怎样

  2月22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成果发布会结束之后,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合作组织总工程师梁旭明及相关负责人,回答了彭博社、法新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数十家中外媒体记者的提问。

去年提出的“中国倡议”,描绘了全球能源绿色低碳发展的新蓝图。如今,这张神奇的网“织”得怎样?取得了哪些最新进展?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2月22日中午,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成果发布会落下帷幕。大会结束后,召开了数十家中外媒体参加的媒体见面会。

从“中国倡议”到全球共识

  见面会现场气氛热烈、掌声不断,在场的中外媒体共同聚焦合作组织和全球能源互联事业,一个个有关电网建设、清洁发展、国际产能合作和世界能源发展的热点问题被抛出。合作组织用自信的回答展示了开创世界能源清洁绿色发展新格局、开启人类可持续发展新篇章的决心与信心。

北极的风、赤道的阳光、南美的河流……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种种资源都可以转化为清洁能源,通过庞大的特高压电网体系,实现远距离传输,输送到欧洲、亚洲等全球电力需求的热点地区。

  合作组织快速发展壮大

今年9月26日,全球能源互联网高端论坛在北京举行。“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为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绿色发展带来了新希望。”联合国副秘书长吴红波在发来的贺信中说。

  2016年,是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成立元年,也是合作组织的丰收之年。“电网头条”记者就合作组织在对外合作方面取得的成效及下一步规划部署提出问题。合作组织合作局副局长林弘宇说,一年来,合作组织持续开展对外交流合作,在签订合作协议、建立联合工作机制、发展多国别会员方面成果颇丰,形成了覆盖38个国家、涉及120个国际组织机构和企业单位的国际合作体系,会员数量从成立初期的80个增至265个。合作组织举办了一系列重要会议,与彭博财经、美国阿贡实验室等知名研究机构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共同开展战略研究、标准编制工作。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将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纳入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引导成员国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为推进区域电网互联和电源结构优化带来了重要机遇。”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执行秘书沙姆沙德·阿赫塔尔在贺信中说。

  目前,国际上有很多知名的能源组织和研究机构,关于合作组织与这些组织机构的关系,以及可供合作组织借鉴的经验,《国家电网报》记者提出了问题。林弘宇说,合作组织是第一家总部在中国的国际能源电力组织。以往的国际能源组织大多以传统的化石能源为基础,而合作组织从成立起就致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很多国际能源组织成立时间较长,脱胎于发展成熟的传统化石能源,形成了完善的组织体系,基础雄厚。合作组织应借鉴其成熟的组织体系架构、组织运营经验和机制创新方法,争取赢取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

当前,世界能源发展面临着资源紧缺、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重大挑战。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刘振亚指出,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是在全球范围推动能源革命、促进清洁发展、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倡议,开启了世界能源可持续发展的新征程,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和积极响应。

  会上,《中国电力报》记者对合作组织提出的“45度能源带”概念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据合作组织秘书局局长助理黄瀚介绍,亚欧非大陆85%的可再生能源分布在一条45度倾角的带状区域内。这个“45度能源带”充分体现了该区域可再生能源、化石能源资源潜力巨大的特点,表达了该地区亟需远距离输电、将能源资源开发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的需求。它从全球大视角来认识能源供需平衡和能源转型问题,彰显了能源带、大型能源基地在地区、国家能源战略规划中的重要价值,有助于理解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逻辑框架和发展重点。

在G20杭州峰会期间,中国发起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以加速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进程。全球能源互联网作为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重要内容,纳入B20会议报告。

  能源互联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轮轮会谈、一份份文件、一次次会议、一个个项目……一年来,全球能源互联网从理念传播发展到应用实践,从“中国倡议”推进到全球行动。

  当彭博社记者问到东北亚联网目前取得的成果及面临的挑战时,合作组织发展局副局长张义斌表示,在推动东北亚电力互联的过程中,合作组织发挥了巨大的平台作用,积极协调各方利益诉求,开展了大量的技术、经济、制度、商业模式研究。目前,中韩日电网互联项目的预可研已经取得了重要成果,近期将完成预可研报告。然而,东北亚电网互联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与挑战。比如缺少专门性的区域电力合作联盟及政府间的多边合作平台,没有针对各国电力所有权结构、关税政策、贸易标准,构建电网互联的协调机制和框架等。在技术方面,则缺乏对海底电缆、高寒地区输变电设备的研究。

今年2月,北极风能和赤道太阳能资源研究成果在剑桥能源周发布;由国家电网公司发起的国际大电网会议“全球互联电网可行性研究”工作组提案获得批准并正式立项;3月,作为首个由中国发起成立的国际能源组织,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成立。“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破解发展难题、汇聚全球智慧,已经成为共商、共建、共赢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平台。”吴红波指出。

  目前,欧洲是全球能源互联的引导者。《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提问,欧洲能源互联有哪些经验可供合作组织借鉴。黄瀚表示,欧洲基本形成了统一的市场体系,为全球电网互联树立了标杆。欧洲高度关注气侯变化和能源转型,形成了统一的电力市场,建立了统一的输配电运行联盟,并在电网互联方面持续加大资金投入。合作组织应当充分借鉴这些成功经验,加强区域合作和理念推广,健全市场机制和监管机制,推动政府积极参与和出台相关政策。

目前,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已发布《全球能源分析与展望》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报告》等研究成果,在理念传播、国际合作、战略研究、技术创新、项目推进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实现了良好开局。

  法新社记者提出了有关中国在世界清洁能源发展过程中所扮演角色的问题。合作组织秘书局副局长陈葛松说,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实际上就是推动清洁能源发展。未来,中国应该在清洁能源发展方面继续肩负起大国责任。中国有人力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不仅能做到战略引领,更能带动国际产能合作和能源电力产业发展,实现装备和技术“走出去”,为世界能源转型和能源革命贡献力量。他说:“昨天我和一位西方理事交谈时,他告诉我,能够修筑万里长城的中国,只要下决心做,就一定能成功。”

“全球能源互联网已经实现了关键领域的突破。”刘振亚在9月26日的会议上指出。在国际上,广泛开展跨国、跨洲联网项目研究,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电力互联互通,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与韩国电力公社、日本软银集团、俄罗斯电网公司共同签署了《东北亚电力联网合作备忘录》,并积极推进蒙中韩日电力联网工程。

  重塑世界能源发展格局

从“国内互联”到“全球联网”

  媒体见面会现场,人民网记者将目光锁定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关注全球能源互联网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关系。关于这个问题,陈葛松给出了答案。“一带一路”是国家重大战略,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既是贯彻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举措,也是对“一带一路”的延伸和拓展。能源电力互联互通是促进和实现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重要基础,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在技术创新、产业及产能合作、工程建设等方面,促进各国深入联系沟通和“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发展,增进区域内各国间的经贸联系。而“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也是全球能源互联网优先开展项目的方向。

一个美好的愿景是: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够大幅提高清洁能源开发利用水平,从根本上解决化石能源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问题。按2050年清洁能源占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80%计算,每年可替代相当于240亿吨标准煤的化石能源,减排二氧化碳670亿吨。

  香港《文汇报》记者关注跨国跨洲电网互联的推进程度及其对世界能源格局产生的影响。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原冰表示,在规划研究方面,欧盟通过十年规划深入细致研究了欧洲电网,海湾地区、南美洲、东南亚和非洲已经或正在开展电网互联相关规划研究工作。合作组织重点完成了对各大洲包括赤道太阳能、北极风能的调查评估,完成了对各大洲电网建设和互联情况的调查,推进了亚洲能源互联初步方案研究和非洲、欧洲、西亚的跨洲电网互联规划研究。在项目推进层面,合作组织正重点推进东北亚联网工程。

刘振亚阐述了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三步走”的具体方案:从现在到2020年,加快推进各国清洁能源开发和国内电网互联;从2020年到2030年,推动洲内大型能源基地开发和电网跨国互联,实现清洁能源高效率优化配置;2050年,实现全球联网。

  周原冰提出,跨国跨洲电网互联对未来世界能源格局影响深远,为大范围优化配置清洁可再生能源提供了强大平台。它能改变能源生产格局,加快推动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改变能源消费格局,推动能源消费实现电能替代,大幅提升电气化水平;影响能源贸易格局,增大电能在能源贸易中的比重,降低化石能源消费量;减少能源贫困,解决能源短缺国家的持续发展难题,帮助能源丰富国家将能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改变全球能源治理格局,促进全球能源治理结构民主化、推动全球能源治理机制一体化。可以说,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一项造福全人类的“超级工程”,必将带着人类奔向世界可持续发展的光明之途。

目前,世界上已发展形成北美、欧洲、俄罗斯-波罗的海等跨国互联大电网,我国实现了除台湾地区外的全国联网,这些都将成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实践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发挥了示范作用——国家电网公司在运在建特高压线路长度、变电容量分别达到3.0万公里、3.2亿千伏安,并网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到1.25亿千瓦、6667万千瓦,均居世界第一。

菲力克电气有限公司 1

“当前,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正在向战略实施、共同行动阶段迈进。从现在起到本世纪中期是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重要时期。”刘振亚表示。

未来还要加快互联电网建设。在亚洲,要推动形成中国和东北亚、东南亚、中亚、南亚、西亚六大电网构成的“1+5”电网互联格局;在非洲,要加快大英加等水电、北非太阳能发电、东非风电的开发和外送研究。同时,要深化亚欧、非欧、亚非、南北美电网互联格局和大容量输电通道研究,推动跨国跨洲联网项目早日突破、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