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苦旅之六:大漠中秋

摘要: -->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屈指算来,当电力架线工已三十余年了,我们电力架线工常年工作生活在野外为人民电力架线,在饱尝工作艰辛的同时,也饱览了祖国的壮丽山河。
  每年3月份,我们就踏着皑皑白雪到野外开始电力架线施工了,像吉普赛部落那样四处流动。电力架线队的施工地点大都在内蒙古的沙漠和戈壁荒原上,条件十分艰苦,由于环境偏僻,交通不畅,报纸是日报变月报,收音机也只能听到“吱啦”声。茫茫的戈壁草原沙滩,方圆上百公里没有人烟,生活工作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文化生活单调极了,有人形容这种生活是“白天人看人,晚上数星星,远闻狂风叫,近听机器鸣”。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活跃电力架线工们的文化生活,我们就在帐蓬里组织教唱歌曲,在大漠草原上踢足球,打篮球和排球。在帐逢外竖起两根废旧标杆,中间拉一道绳子就算是排球网,再用铁锹画出球场的边线,就能进行排球比赛了,虽然不是正规化场地,但大家一下班就在“土球场”滚成一团,玩得不亦乐乎。有的工友还幽默地说:“海绵球场就是棒,倒地救球摔不伤。”
  草原上的小动物比较多,刺猬是沙漠里一种可爱的小动物,全身都长着尖刺,通常白天窝在洞里睡大觉,傍晚出来活动觅食,你打开手电照住它,它便就地一个滚,全身抱成一个球,任你踢,任你拔弄就是不散开。有一次我们碰上了蛇与刺猬搏斗,那才叫开了眼界,刺猬碰到蛇就迅速抱成一团,用自己锐利的刺向蛇扎去,然而蛇并不害怕,也伸着它的舌头用利牙去咬刺猬暴露在外的屁股眼。好一场“龙虎斗”我们替它们各自捏着一把汗,沙漠里的动物比较稀少,我们不忍心看搏斗的双方相互残杀,就找根枝杈分开它们平息一场战事。
  戈壁集石也给我们的业余生活平添了不少情趣,五颜六色的各种奇石稍稍加工打磨就成为使人爱不释手的小工艺品。有的形如耕牛,有的神似雏鸡,有的像书案砚台,有的则是好几种岩石由于长期地质作用揉挤褶皱成一团,线条交织,色彩纷呈,玲珑剔透,五花八门,或像激光晚会,或像京剧大花脸谱。每次工余时间,我们都要背上挎包,到满地石砾的戈壁滩上挑挑拣拣一阵子,直到挎包鼓鼓,衣兜沉沉,两手拿得无法再拿,才恋恋不舍地返回住地。为了给形态各异的石头起个好名字,大家就翻看各类地质书,地方志史料等,这样对驻地地质成因、地质结构、地貌特点等地理及交通知识也掌握了不少。集石即活跃了大家的业余文化生活,又增加了不少专业知识。
  海市蜃楼是海中奇景,你可曾知道在茫茫大漠有时也会出现“戈壁幻景”。多少次野外搬迁,我们驱车行驶在戈壁滩上,透过车窗,你会看到远处有座座叠翠的山峦,队队昂着头的骆驼在悠闲地散步,青山碧水间簇簇红柳争奇斗妍,大雁漂游“海上”,野马奔驰旷野,黄羊欢跳溪水,雄鹰翱翔天宇……有时蒸腾的“地气”在灿烂的阳光下缕缕升起时,你还会突然发现在天地相接的尽头,忽隐忽现出一片奇幻景象:在连绵起伏的丘陵间,矗立起一座座电视铁塔,一片片参天树木郁郁葱葱,树荫里一幢幢建筑整齐的房屋鳞次栉比,马路上是疾驶的车辆,匆匆的行人游动变幻。忽而景象拉长、变高、出现了碧光粼粼的湖泊、草滩蒙古包和悠闲觅食的畜群。瞪大眼睛认真去瞅,一瞬间远处的景象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看到的依然是黄沙漫漫,但那幻景确让人陶醉许久,行车的疲劳顿减不少。
  中蒙边界的草原,美丽的风光往往使人留恋忘返,工余时间工友们就到旷阔的大草原上去采各种各样的花草,去扑五彩缤纷的蝴蝶,然后分别做成标本供后观赏和学习用。你也许听说过采蘑菇吧,仲夏时节我们在草原上常去“挖蘑菇”。你可能会产生疑问,怎么是挖而不是采呢?就连老作家碧野在他的著名散文《天山景物记》里对天山草原迷人的蘑菇圈描绘得那样精彩细致,也只字未提到过“挖”呀?这个并不奇怪,因为这里的草原海拔高,又加上当地的气候特点,昼夜温差大,地表温度低,所以不到仲夏季节地温完全上来的时候,蘑菇是长不出地面来的,好在草原上油亮亮的土地湿润,蘑菇在地皮下也可悄悄生长,待长得稍大些了,便从地下拱出个小土包来,土包拱得高一些的,就只需用手翻一翻,或用脚尖轻轻地踩一下,白生生的蘑菇就跳了出来,这就可以挖了。这里的蘑菇还是多情种,它们只在有人居住或是有人走过的地方才生长,它们会在帐篷周围给工友们作伴,在牧民的蒙古包前为牧民们看家,在那浅得如同马车辙印一般的草原小道旁聆听来来往往的马蹄声。
  丰富多彩的野外业余文体活动,给艰辛的野外电力架线施工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正如有的工友所吟的诗句:“蓝天当帐地作床,泥浆是我花衣裳,沙漠草原会战忙,电力勇士豪情壮”。(赵文科)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三星级酒店

图片 1

发表于 2004-05-03 01:05

全程游记转载自 海一角营销人网 10.1日 格尔木 一大早起来就急急忙忙赶往车站坐车。从敦煌到格尔木有五百多公里,要坐十个小时的汽车。汽车要穿过荒漠的柴达木盆地。在敦煌到阿克塞的途中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沙漠。沙丘被风吹成各种形状,一层一层的,很有味道。在公路的两边,细沙象敢死队一样在公路上跑来跑去,远远地看象一条条小溪横跨在公路上流淌。听司机讲这些沙流动性很强,因此不用担心公路会被沙尘埋没。阿克塞是沙漠里一个哈撒族自治县,从山上俯视整个县城,零零散散有几座平房,的在沙漠里显得孤零零的。在车站上了很多哈撒族的牧民,原本空荡荡的车厢一下子热闹起来。他们好象讲的是维吾尔语,据说他们是到牧区去放牧。 中午十分汽车进入阿尔金山区,可能是由于海拔太高的缘故,窗外竟然飘起了雪花,气温也骤然降低。不过没过多久地势就很平坦了,太阳也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偶尔也能远远看到一汪清澈的湖水,这大概是在戈壁大漠中生活的人唯一的生命源泉吧! 下午4:00汽车在大柴旦稍做休整。路边的饭馆在车停下后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拉客,与以前在南方坐长途汽车被强迫吃饭截然不同。这倒增加了我们的安全感,都三三两两地跑进去吃饭。从大柴旦出发不久我们就进入了青海察尔汗盐湖地区。一望无际白茫茫的盐田象一块雪白的桌布扑在柴达木盆地上,非常壮观。这一段路很多地方都是用盐铺成的,想来真是浪费。在快要到达格尔木时,我们眼前出现了一片草原,草不是很浓密,但在戈壁滩里已是非常的难得了。一切似乎也有了生气。 晚上六点多,我们终于到达戈壁中的小城格尔木。格尔木的街道很宽敞,但两旁的树木却被风沙吹得发黄。市中心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到处是叫卖的小贩。夜生活倒是挺丰富的,有很多的室外卡拉ok,整个街区都被那些嘶哑的声音所划破。 今晚是中秋节,安顿下来后便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问候。说到后来,母亲的声音有些哽咽,不停的嘱咐我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我默然无语,心里也徒增了一份伤感。打完电话后一个人在一家川菜馆点了几个菜,喝了几杯酒,算是给自己过一个中秋。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东望。 本想一瞩戈壁大漠的明月,可惜今夜无月。当故乡的亲人和远方的朋友正仰望那轮中秋月思念我时,我头顶的太阳还在骄傲地俯视茫茫的戈壁滩。令人欣慰的是这里虽然无月,却有象戈壁一样宽阔淳朴的人们热情的接待我这位远方的游子,还有只化了20元就享受到三星级酒店式的服务以及荒凉的戈壁滩里神秘的小城格尔木。我孤独而快乐着,因为我心中正升起一轮美丽的满月,各位,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