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乡供电公司:运检人的“工匠精神”-电力网-

摘要: -->

摘要: -->

  1月6日早八点半,国网石嘴山供电公司运维部输供电线路运检室运维班班长王涛和他的班员们已经做好了出发进山巡视线路的准备,由于前两天刚下了一场不算大的雪,多年来只要冬季下雪,不管是雪大雪小,巡视向贺兰山深处大峰、汝箕沟煤矿供电的两条110千伏常汝、潮汝线路已经成了多年不变的“铁律”。

  2月25日,新乡供电公司运维部输电运检室运维一班员工李小波站在零下5摄氏度的田野中,捏着长约4厘米的销钉说:“铁塔顶部输电设备的构架上,每一个螺栓接口大都配有一个这样的销钉。我需要通过一个一个地检查,来掌握螺栓的紧固程度,从而确定线路的运行情况。”看着30米开外,70余米高的铁塔,笔者不禁感叹:“与在灌木丛找高尔夫球相比,从铁塔上找销钉的‘工匠精神’更牛!”

  山外几乎已经看不到前两天下过雪的影子了,进到山里却是另一番景象,白雪依然将山石覆盖的严严实实,此时的气温也降到了接近零下二十度;一基基铁塔顺着山势架设,有的高高的站在山顶之上,有的在半山腰据险而立,这就是王涛他们今天要巡视的线路。

  李小波是新乡公司一名巡线员。在气象条件适宜的条件下,他要完成三四十基杆塔、七八千米导线的巡视任务。2月15日,笔者跟随李小波和他的同事来到220千伏洪胜线巡视线路。

  车辆在山路上蜿蜒前行,走一段便有班员拿着记录本、望远镜,装满热水的保温壶、饼子和榨菜下车,踏着白雪向铁塔走去。“运维人员少,像这样的线路我们只能分段巡视,每个人在地势少平缓的地方能巡视十多基,地势险要、跨度大的线段最多只能巡视五基,那还要一直不能停歇的走才能巡视完”,王涛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装备”,他马上也要下车开始逐塔巡视了。

  “我们先通过目视来检查输电设备的运行工况。”一到现场,李小波一边打开随身的工具包,一边介绍工作内容。“输电线路和杆塔上没有仪表,没有指示灯。我们也禁止在巡线中攀爬。为了准确掌握铁塔顶部构件情况,我们需要借助于它。”说着,他把望远镜递到笔者手中。

  110千伏常汝、潮汝线是石嘴山供电公司向贺兰山深处大峰、汝箕沟煤矿供电的唯一两条线路,是矿区名副其实的“生命线”,线路横切贺兰山走势,两条线路有一百五多基铁塔都在贺兰山中穿行,线路经过之地地势险要、沟壑纵横,王涛他们平时走的巡线路,其实也只有贺兰山特有的物种岩羊才会涉足,每巡视一次都是货真价实的深山探险。

  笔者拿过望远镜就要举起来看,李小波却拉住了我:“像电视上那样,拿着望远镜抬手就看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他用手指着百米开外的铁塔说:“你需要先大概确定一下需要观测的方位,然后选择适当的放大倍数,把观测对象拉过来之后,调整焦距检查细节。你试着看一下铁塔上悬挂的C相绝缘子。”按照李小波的指点,笔者一点一点地找到了目标。阳光下绝缘子片泛着点点金光,看起来相当不错。就着这个势头,笔者把三相的绝缘子都观察了一遍,扭头对李小波说:“我都看完了,没什么问题。换下一个吧。”他没有马上应答,而是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小和形状都与发卡差不多的零件后问:“你看到它了吗?”

  笔者决定和王涛一起巡视一段,便不顾一再的劝说下了车,“好冷啊”,一阵刺脸的山风让笔者不禁打了个寒战,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看似就在眼前的铁塔,走了很长依然还没有到近前,由于不断踩着积雪爬高下低笔者已经有些气喘吁吁,而王涛却是步履轻松,在满是碎石和积雪的山路上稳健前行,“这都是练出来的,我们班像五十多岁的孔照林、杨兴师傅、还有夏师傅他们都走出了一副铁脚板,现在这样的路都不算啥,你看那个上顶上的塔没?巡视那个塔才见真功夫呢”,王涛在停下来等笔者的时候介绍说。

  李小波继续解释:“线路各连接部分会因震动、缩涨等原因出现松动,严重时还会导致绝缘子、导线脱落。所以连接螺栓上都会装设开口销来紧固螺栓。它通常分布在绝缘子串的两头,你找找看。”

  终于来到第一基要巡视的的铁塔前,王涛开始拿着望远镜对铁塔进行仔细的“扫描”,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巡线就要仔细,尤其是矿区的供电线路更是不敢大意,山里不比山外,有了故障处理起来要麻烦的多,所以巡视仔细一些,早发现、早预防,总比出了事故再抢修要简单的多”,在走向下一基铁塔的路上王涛说。

  望远镜的放大倍率越高,图像产生的晃动越大。观测百米外几厘米的小零件需要将倍率调到最高,此时镜中的图像晃得乱七八糟。摇摆中找到一个销钉后,笔者赶紧放下了望远镜,调整了一下双眼和大脑的平衡,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稍稍缓解了胃里的难受。

菲力克电气有限公司,  经过一番徒步“折腾”,走到第二基铁塔跟前笔者只有坐在塔脚下大口喘气缓神的份了,“今天这段还算是好的,再往里面还有比这更难走的,这两条线路下雪后是一定要巡视的,就怕山里气温低,塔上要是结冰出事故就麻烦了,抢修没啥,影响了矿区的用电那可就是大事情”,王涛指着不远处的另一条线路说。为了不拖王涛巡视线路的“后腿”,笔者就此放弃此次巡线体验,两个多小时回到等待的车辆时已经是精疲力尽。

  就在笔者缓神儿的工夫,李小波拿起了望远镜,对着铁塔开始了他的工作。他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位,判断了一下风向后,找到了一个下风处,挺胸抬头,两腿微分,双脚一前一后,像三角架一样稳稳地站在麦田中。他目测了一下目标后,将望远镜举到眼前,左手指间夹着记录本、清单和笔,两掌环抱镜身,两腕绷直,双手用力抓紧,屏息凝视,口中默念:“A相,1、2、3……B相,1、2、3……”随着名称和数字的变换,他轻微地调整四肢,动作准确、有力。

  五个小时后,巡视人员全部登车,一天的巡视工作告一段落,每个人的裤脚都已经被雪水打湿,有个师傅的鞋还刮了一个大口子,短短的体验已经让笔者感到上例巡线不仅是耗体力,而且还相当危险,尤其是这种雪后的巡视。一行人坐车向山外驶去,明天,山里还有几十基铁塔在等着他们去“眷顾”。(刘德浩 王涛)

  观测结束后,李小波放下望远镜,在记录本上记下了数据,和清单对照了一下后,他抬头估算了一下目标的角度,移动了一下位置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观测。完成了在这个观测点的检查后,笔者拿着清单,找到了刚才所观测的12号铁塔,数了一下销钉的安放点——一共有36个。

菲力克电气有限公司 1

  收拾好东西,我们来到塔基旁边。李小波测量了塔基的沉降,点验了防盗帽的数量,检查了塔材的防锈,测试了构架的牢固程度后说:“走吧,我们去下一基转角塔。”

  “转角塔?和这个塔有什么不一样么?”

  “也没什么不一样。就是垂直度有一点特殊,销钉也多了点,有70个。”

  此时还未到上午9点,当天李小波还有32基杆塔和6500余米导线要巡视,数千个观测数据需要他观察并确认。同班组的3名巡线员在其他区段也正从事着同样的工作。他们行走在原野中,用输电运检人的“工匠精神”保障着电网的坚强。(郭奇)

菲力克电气有限公司 2